唐玦

【暂无题】一段虚妄(瞎掰)

  素问迷迷糊糊的走着,感觉头脑有些发昏心情却又清晰的愉悦着,像是喝了杭州大牢里狱卒偷偷藏起的酒后那样。虽然酒下肚后人变得晕晕乎乎,但又喜欢酒的醇厚,同时还欢喜自己发现了这个秘密。
  "师妹?"
  "你又怎么了?"
  素问晃了晃脑袋,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,无果。但是就算此时晕乎乎的,也不妨碍她撒个小谎。
  "嘿嘿,刚刚偷偷看了神通侯,他可真好看"
  ......
  我还没有拜在现在的师父门下时,曾有过另一个师父,是个很温婉的女子,说话都声音很好听,总是软绵绵的。
  我对她的印象其实有些模糊了,我总觉得她是不属于这世间的,她也不像是个江湖人士。
  白芷师父说自己是个方士。
  我觉得不太像,在我眼中她像个大家闺秀,不像是个寻仙问道以求长生的样子。她告诉我她这个方士与我所知道的是不同的,但那时我还小也不是很懂,不过现在大了些,也不太理解就是了。
  我叫白檀,是白芷师父把我从虹桥那块捡回去的,名字也是她给取的。

  

 
 

【末日设定】听说这是末世(工院线)

【示警】:小学生文笔【真】
三无写文:无大纲,无逻辑,无文笔
大概剧情设定全靠和朋友同学闲聊,逻辑混乱跳跃,没写完过哪怕一篇文。
(随手写文,想起来就写想不起来就罢了)
(文名胡乱取,与文内构思无关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前一天罗某还在和室友扯皮,末世来了如何如何。没有异能就自行了断吧,自己也没有什么主角光环,死了也就一了百了。可是,好死不如赖活着啊......
  深夜唱k,早上六点被工作人员叫醒离开。精神萎靡,脚下步子虚浮。
  打着哈欠和室友有一搭没一搭的的聊着天,感觉人恍恍惚惚的,说着什么下次再也不通宵唱k了......完全不存在的,想唱的时候还是要去唱,每次从里面出来身上总沾染着不知道上几批客人留下的烟味,或许是更久以前的。搞的像是去哪社会习气重的地方潇洒了一样。
  不知怎么着又聊到了那个关于末世话题
  "要是这个时候突然生化危机了怎么办?"罗某侧头问她们,我思维跳跃的很,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。
  我罗某,此时脑袋里差不多一片空白,略侧着脑袋看着不远处的鹤鸣山,突然就一个念头"要是我是个植物系那在这学校里也好逃命啊"
 

(随手更新)